駄目人間聆雪

BG/乙女游戏抓马通吃/自娱自乐偶尔翻译

【梦100 加里相关】成为影武者之日

pixiv文翻译

加里视角,遇到公主之前的事

月影兄弟友情/亲情向,非腐

原文地址:id=5485687

============


影武者になった日(成为影武者之日)


继母从后宫带来了5岁的基尔巴特那天,我得知了自己「有个弟弟」这件事。


我并没有在意血缘与继承权之类的事,只是觉得很高兴。


「这个孩子,拜托你了呢」


从继母娇艳的声音和父亲的异样的举动中感受到违和感,而胆怯地拉着我的袖子的基尔巴特惹人怜爱的模样,心中不禁升起了一丝庇护欲。


细软的银发,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秘光辉的金色左眼,是从他母亲那里继承而来。细长而清秀的眉目,和我自己有几分相似。


「你是,我的哥哥……?」


「是啊,我是加里。请多关照,基尔巴特」


「嗯!请多关照!哥哥!」


毫无杂质的纯净笑颜,几乎让人忘记他是继母的孩子。


握住他柔软温暖的手时,不管发生什么都想要守护这个弟弟,我在心中立下誓言。


从那之后,继母开始频繁地带着基尔巴特过来。


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她以此获取父亲更深的信任,而对我使用的怀柔之策,只是很高兴地迎接他们到来。


晴朗的日子一起骑上幼马玩耍,下雪的日子里念书给他听,偶尔悄悄潜入厨房烤制点心。


一开始显得很拘谨的基尔巴特,也渐渐开始对我吐露心声。


「哥哥,我们去森林玩吧」


「哥哥,我想吃之前的点心」


「呐哥哥,接着念这本书给我听吧」


他闪闪发光的眼瞳十分惹人怜爱,我也总是会顺应弟弟撒娇的要求。


直到继母与父亲说完话,来接基尔巴特回去之前,我们都一直待在一起。


「基尔,要走了哦」


「是…」


被带回后宫的时候,基尔巴特露出悲伤的表情,瞅着我小声地说了句「再见」。


曾经有一次也提出过「不想回去」,想起那时候的事,心里就隐隐作痛。


尚且年幼的弟弟,被那个女人狠狠地打了一掌。


「听话,不许任性」


「…对不起…」


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怔了一下,他没有哭,而是向先行离去的母亲的背影追去。


白皙的脸颊有些发红,垂下的眼睛里流下大滴的泪水。


要是可以抱抱他,庇护他该有多好。


然而这都是不被允许的。


「不可以与他太过亲近。现在让你觉得爱怜之物,有一天将会成为你的威胁。」


与父亲二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父亲这么对我说道。


无法否定父亲的话,我只能点头。


实际上利用了儿子,继母似乎在企划什么不好的事情,父亲是了解的。


作为第一王子的我,比起基尔巴特,行为举止被更为严格的要求,也肩负着更高的期望。


父亲的表情一天比一天严峻,我的母后也渐渐鲜少露出笑容的时期,我觉得有些茫然。


不变的是继母依旧从后宫过来,带着可爱的弟弟。


「哥哥」


一见到我就飞扑而来的基尔巴特,只有他的孩子气,治愈着我的心。



不知从何时开始,基尔巴特与继母自后宫来王宫访问,滞留的时日渐渐变长。


从最初的两三天,到五天,1周……时间长的时候有半月之余。


母后大概是因为顾虑我,加之她天性温柔,在继母滞留的期间从未露出过嫌恶的表情。


基尔巴特也很亲近一直都温柔接待他的母后。


但继母却并不喜欢这样,每当在母后身边见到基尔巴特,她都会不快地皱眉。


似乎在我和父亲看不到的地方,母后默默地承受了继母的嫌恶。


得知母后这些事,是在我因为睡不着觉走出寝室,向母后的房间走去的夜里。


从未在我面前流过泪的母后,正死死地抑制住声音哭泣着。


从门的缝隙之中,看见了桌上闪闪发光的东西。


是一面碎成了粉末的镜子,之前从母亲那里听说过,那是母亲嫁去父亲身边时带着的东西。


虽然想进入房间,却隐隐察觉到我似乎触及了什么不可触碰之事,于是我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模模糊糊地,对继母起了疑心。


翻了几个身依然睡不着的时候,哥哥、传来嗫嚅一般轻声的呼唤。


「基尔巴特……?」


「做了可怕的梦…睡不着…」


他带着些许不好意思的声音说着,垂下眼眸望着我。


根据继母的方针,从7岁起就一个人睡的基尔巴特,经常像这样跑来我的寝室。


幸运的是,一次也没有被继母发现。


「过来吧」


他迅速躺到我身边,一下抱住了我。


到了12岁,力气也变大不少。


但他的身体依旧柔软纤细,抱起来很是舒服。



在那之后,又从父亲那里受到了好几次关于基尔巴特的忠告,而我却觉得没有什么问题。


依然被他依赖,撒娇。


而且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也应该能从弟弟身上看出什么变化。


什么问题也没有。


后果就是,我对继母的警戒心完全麻痹了。



时日流转,在20岁那天,父王在继母的傀儡诅咒下失去了理智。


母后对一见到她就破口大骂的父王产生的变化扼腕叹息,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死去的母亲面前,我终于意识到了陷入继母的圈套之中这件事。


母亲饮了毒的杯子上,映出了自己血一般赤红的双眼。


「居然变成了这样……真是可惜呢、加里」


背后传来做戏般假惺惺的声音,与此同时,身体里的诅咒也爆发了。


视线一片歪斜,负面的感情犹如狂风般席卷而来。


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身体中似乎有无法抑制的猛兽在咆哮。


「也是呢,重要的母亲变成了这个样子——」


艳红的双唇轻轻勾起一个弧度。


「你也不可能,会保持理智吧」


「你这家伙,杀了你!」


「你做不到」


身体变的如石头般僵硬,被剥夺了自由。


发现继母竟拥有如此的力量,不禁让人颤栗。


「虽然可以现在就杀了你,不过还是让你活下去吧。毕竟麻烦也很多呢。而且——」


「我可爱的基尔巴特,受你照顾了」


她发出哧哧的嘲笑声,憎恶感瞬间膨胀起来。


「唔…」


斜眼看着依旧在抵抗着拘束的我,继母继续说道。


「这诅咒,会随着你愤怒的感情侵蚀你的精神,侵蚀程度取决于你自己。你就好好努力吧。」


随着她的姿态在烟雾中消失,身体终于取回了自由。


「杀戮」「憎恶」两种冲动仿佛要将身体撕裂一般,我慢慢蹲坐下来。


「哥哥…这是…!?」


传来一个此刻并不想听到的声音,与渐近的足音。


啊,现在,最不希望看到的人。


明明不想让给他看到自己现在这个样子。


「哥哥!发生了什么?」


「基尔巴特,别过来!」


「……!?」


至今从没有向他说出过拒绝的话,基尔巴特僵在原地。


「拜托了,不要过来。不想伤到你…」


「这是,怎么…」


从弟弟的目光与呼吸中察觉到了他的动摇。


「哥哥——」


「说了,不要过来…」


基尔巴特像在思考什么似的,无视了我的制止继续走来。


他将两手放在我的肩上,望向我的眼睛,我做好了全部的觉悟睁开眼。


「红色的瞳孔…是那家伙…!?」


「……」


不知道该说什么,已经不应该继续待在基尔巴特身边了。


移开目光,站起身的时候


「不要走,哥哥…」


背后,传来基尔巴特颤抖的恳求声。


方才还在暴走的感情,缓缓平静下来。


「拜托了,哥哥、不在的话、我…」


断断续续的话语中混杂着呜咽声。


我曾立誓不管发生什么都想要守护的,可爱的弟弟。


为了守护而不得不离开,又是何等的讽刺。


我在心中自嘲着,转向基尔巴特。


「为了国家…为了你…我不得不离开」


就像儿时那样,轻轻拍抚他的后背。


不知过了多久,基尔巴特抬起头来。


「真的要走吗…?」


「在母后的葬礼结束之前还是一起。而且,也会教给你必须要做的事,放心吧」


「必须要做的事?」


「我不在的时候,你要守护克雷亚布鲁。没关系,你已经变得强大又贤能了。」


「做不到,我怎么可能代替哥哥…」


「绝对没问题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没有…」


「诅咒解开之后,我一定会回来。在那之前你要扮演好加里。」


「…知道了」


望着吸着鼻子,但还是坚定地答应下来的基尔巴特,我微笑起来。



母后的葬礼举行之后的隔天夜晚。


「拜托你了…基尔巴特」


跨上爱马,带上最低限度的必需品,拿着弓箭,我悄悄地出了城。


城堡,弟弟,都离我渐渐远去。


一起度过的幼年时的记忆涌上脑海,视线有些模糊。



月影被厚重的云层覆盖,也遮住了在尖塔上注视着兄长远去的基尔巴特的视线。


然而他依旧望着兄长远去的方向,一动不动。





评论

热度(30)

©駄目人間聆雪 | Powered by LOFTER